乡村网

龙陵石斛文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2-15  来源:专委会  浏览次数:1085
核心提示:第一节 文七仙女与紫皮吊兰的传说郁云江相传,玉皇大帝有七个女儿,分别取名为红衣、青衣、素衣、皂衣、紫衣、黄衣、绿衣仙女。

第一节 文

七仙女与紫皮吊兰的传说

郁云江

相传,玉皇大帝有七个女儿,分别取名为红衣、青衣、素衣、皂衣、紫衣、黄衣、绿衣仙女。天界戒律森严,七仙女只能日游瑶池,夜宿天宫,年复一年,姐妹们深感寂寞。一日,七仙女朝游瑶池,仙眼俯瞰凡界,一时动了凡心,相约下凡看看人间烟火,释解心中的寂寞。

时值人间四月天,日出时分,七仙女驾着七彩祥云翩翩落在一个名叫勐弄(今龙陵)的地方(图9—1)。仙女们被勐弄景致吸引了,这里茂林葱葱,清风习习,炊烟袅袅,鸟语花香,蜂飞蝶舞,迷得仙女们流连忘返。仙女们来到一块巨石跟前,但见巨石上显出几个字:“老象出没的地方”(今邦腊掌),众仙女四处眺望,想看看凡间的大象。大象没有看到,却看见山谷里升腾着一缕缕青烟,姐妹们飘到青烟升腾处,原来是一泓泓热气腾腾的温泉。仙女们顿时心花怒放,便选择了石崖之上的一泓温泉宽衣沐浴(今遗“仙人澡堂”)。

七仙女准备返回天界时,紫衣仙女忽见一只花蝴蝶从青衣仙女的长发上飞起来,就去追花蝴蝶准备带回天宫。追到一棵千年古树下,紫衣仙女见花蝴蝶落在一串垂吊的花朵上,定神细看那花,茎秆青紫,叶泛紫色,雪蕊上飘着紫带,蕊边欢笑着两张金灿灿的半圆脸。姐妹们已经赶过来,紫衣仙女激动地拍着手对姐姐们说:“父皇给我取名紫衣,你们看那几串花,也是一身紫色,真是天上有紫衣仙女,地上有紫衣吊兰!”仙语遍传,紫衣仙女的命名就传开了。

天律难违,七仙女不敢久留凡间,就采下古树上的紫皮吊兰带回天宫,种于瑶池旁。后,每当花开时节,瑶池边总是花香四溢,景致更胜往日。七仙女采下串串吊兰饰于此头上,一个个更加姣美。紫衣仙女牵挂母亲,便引王母娘娘前往瑶池观景。王母娘娘来到瑶池,但见满目鲜花盛开,阵阵清香沁入心扉,顿觉神清气爽。王母娘娘想,此花真是奇特,保不定能安神养颜呢,便叫紫衣仙女采来茎花供其泡水饮用,数日后,王母娘娘对镜一看,惊诧自己容光焕发,仿佛年轻了二十岁。即令药工采紫衣吊兰组方入药,制成清肺明目、调养气血、化瘀排毒、滋阴扶阳、养颜益寿多种神丹。

后来,紫衣仙女眷恋勐弄,便将此仙方传入当地。随药方附一纸条,上书“口服仙丹,身沐神汤,愿凡间黎民安康。”

从此,龙陵一带就有了种植、食用紫皮吊兰的习俗和年前年后扶老携幼到邦腊掌洗澡的习惯。被誉为“九大仙草”之一的石斛为多年生落叶草本植物。据《本草纲目》记载:“俗方最以补虚,主治伤中,除痹下气,补五脏虚劳羸瘦,强阴益精;厚肠胃,补内绝不足,逐皮肤邪热痒气,治男子腰脚软弱,健阳,补肾益力,壮筋骨,暖水脏,轻身延年”等功效,在我国传统医学中经历了2 000年以上的应用历史。现代药理研究证明石斛中多糖类成分是石斛具有免疫增强作用和抗肿瘤作用的活性成分。

 “俏”龙陵 “骚”石斛

刘 勇

龙陵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为什么会是被称为“仙草”的紫皮石斛的原生地呢?

好吧,今天就让大家见识一下龙陵的“俏”和龙陵石斛的“骚”吧!

先见识一下龙陵俊俏的山水:

龙陵的山:古城山(青藏高原南部山脉高黎贡山最南端)、小黑山(一片因植被茂密而得名的黑森林),整个山系被称为“世界物种基因库”“世界自然博物馆”“生命的避难所”“野生动物的乐园”“哺乳类动物祖先的发源地”“东亚植物区系的摇篮”等等,不说别的,光是这些名号你就知道龙陵的山有多牛和在世界山界的地位了吧。当然,它除了有很多高大上的称号外,还发挥了高大上的功能,突兀的阻挡了从印度洋吹来的暖湿气流,在龙陵形成了大量的降雨,让龙陵有了“滇西雨屏”这个唯美的别称,也造就了龙陵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的温润气候(图9—2)。

龙陵的水:怒江(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藏语叫“那曲河”,入缅甸后改称萨尔温江,注入印度洋,仅次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及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的世界第三大峡谷,两条中国最后的未开发的处女河流之一,另一条是不具备开发条件的雅鲁藏布江)、龙川江(发源于高黎贡山森林,由地下暗河和雪水融化汇集而成,中国最秀美、干净的河流之一),中国的国际河流只有10多条,这两条都是。除了雨水的滋润,这两条江环抱龙陵,养育了善良的龙陵儿女,也造就了独特的气候环境。

那么,这和龙陵石斛有关系吗?

当然,如果这么俊俏的山水还不能说明问题的话,再看看这些吧:龙陵海拔535~3 001.6 m、年均降雨量2 100 mm、森林覆盖率67.9%、空气负氧离子10 000个/cm 3 、年平均相对湿度为85%、全年相对湿度在75%~93%,试问还有什么地方会有这样如仙境舒适的独特环境呢?而这,正是仙草石斛生长的地方,大自然孕育物种的时候从来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只有真正的好山好水好环境才会生长真正的好石斛。

好了,下面再说说龙陵石斛的“骚”吧。

龙陵石斛一“骚”:如果说上帝造物不会把任何东西造得完美的话,龙陵石斛算是个图9—2 龙陵美丽山野例外,龙陵石斛除了神奇的功效外,还拥有让人无法忘怀的美丽花朵,说风骚或许不太准确,除了艳丽,它还含蓄、典雅、温婉动人,在山上绿园中它不招摇却一枝独秀,在群花中它没有浓香却秀美入沁(图9—3)。

不多说了,自己好好欣赏吧!

龙陵石斛二“骚”:应该是它的神奇功效吧,究竟神奇在哪里呢?先看看这些吧,中国历代医学名著:《神农本草经》《本草纲目》《药性论》《本草再新》《本草纲目拾遗》《本草衍义》《本草经疏》《本草备要》《日华子本草》《名医别录》《道藏》《中国药学大词典》……历代名医:孙思邈、谢宗万、赵学敏、周岩、倪朱谟、李中梓、缪希雍、贾所学、陶弘景、李时珍、朱丹溪……看晕了吧?名医和名著里可都有石斛功效的记载:“味甘,平”“主伤中,除痹,下气,补五脏虚劳羸弱”“强阴,益智”“健阳,补肾积精”“治虚损劳弱,壮筋骨,暖水脏”“久服厚肠胃,轻身延年”。单独对“轻身延年”做个注解:轻身就是身体健康,延年就是长寿,这个总能理解了吧。在龙陵本地有一句用来形容人到中老年仍身体健康、风韵犹存的女人的古话:“这个人骚了起吊兰花”, 吊兰花指的就是龙陵石斛,古话中有对人到中年仍风姿不减,如石斛花般美艳撩人的形容,也是民间长期以来对龙陵石斛强身健体、滋阴驻颜、延年益寿功效的认可。如此,龙陵石斛功效的由来已久和应用历史,可见一斑。

最后,口说无凭,要感受龙陵多姿山水的“俏”和龙陵石斛的典雅秀丽、轻身延年的“骚”,就快到龙陵来吧!

陪伴石斛生长的时光

 李安成

每个人的心里都珍藏着一朵最美丽的花儿,我心里最美丽的花儿是开在云雾之上的那朵无限美丽的吊兰花,它的学名叫石斛。其实,故乡的人们依旧叫它吊兰花,觉得亲切形象,甚至,羡慕其美艳而把时尚的人也说成“风骚了起吊兰花”。

于丹说“诗人是失意的政客,政客是得志的诗人。”中年隐退,忽然想用石斛来寻找田园林泉,体味“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超然。我的石斛园,成了我梦里的一处仙境。那里,是山的国度,水的精灵。它,迎合我酷爱山水的秉性,适合石斛恋山依水的需要。它,就在高黎贡山南麓最深处,被称作“地球的肚脐”的邦腊掌热矿泉旁边。那里,山水相偎。看山:群山褶皱千层,紧紧相依,气势翘首称雄,纵横驰骋,南北横贯,磅礴大气,一直延伸至天边。一座座绿色的山头,滴翠的森林漫山遍野。看水:邦腊掌热气氤氲蒸腾,龙川江如蛟龙在山脚缓缓而流。山水相吻滋生的雾霭缭绕山腰,白鹭在雾间穿行,撩拨着青雾随它翩翩起舞招蝶引伴,西南古丝绸之路从此穿越,龙川江两旁田房窝铺里的闲耕农人相互用山歌打情骂俏着。

当你走近如此美景,仙景会将你迷倒,如此曼妙美丽的雾霭,任怎样的光阴荏苒,它都依然牵着你的情慢慢移动,让你恍然觉得,那是月光下流淌着的一条恋河,云雾飘落的田间,依水而居的人家,纯朴自然,层次分明的亚热带植物,多姿多彩。使人对生长在这里的石斛产生无限的美丽遐想、梦绕魂牵!

不知是美景孕育了美丽的石斛,还是美丽的石斛花塑造了美景。天地灵犀孕育着石斛,特别孕育着紫皮石斛的醇香,一如我对大山的向往,对龙川江的敬畏。绿色漫山遍野,浓郁得让人沉醉,又是多么的热情洋溢,犹如山神泼洒的绿汁,丝丝入扣,缕缕如弦,牵扯着人们无尽的情感。我的紫皮石斛喜欢这样的环境,这样的环境给紫皮石斛铺陈了天然温床。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温室里的石斛生根发芽:尖,伸长了脖子无限遥望着酷热的烈日;根,深深扎进大地贪婪吸吻营养。我帮助它轻轻爬上树腰,它就像一只小猴子,悬挂在了母亲的怀抱,一点不示弱地用绿色与苍天大地诉说着让人猜不透的心事。它,绿如翡翠,在朝霞的映衬下,如婴儿的高原红一样润泽,这种大山深处的碧血丹绿,是那么的灵动闪光,是人类情感所无法达到的清澈。人一旦被绿色浸染,他的脑海必如被绿色浆洗过一样,滋生出生机盎然的大千世界,一如眼前的大自然风生水起。我用心用情去呵护石斛,并不贪恋它给自己一对一的回报,而是换得一种旷达持久的心情,勤奋劳作,收获总会让人惊喜。我器重的是生命从喧哗走向宁静的回归。

可是,那夜,当我兴冲冲地搬进园里居住,接待我的是清风明月。“谁道闲情抛掷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一群山麻雀在喋喋不休中消失在石斛林的深处,白天的盛绿一时间变成了茫茫“森林”,黑暗不知不觉降临了,夜食鹰招侣引伴的声音并不可爱,一如野猫叫春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此刻,大自然的接待与白天形成巨大的反差,让我冷清心凉。夜,静极了,不时有小虫子爬到火塘边来,爬上我的脚,我的身。我无法入睡,目光从没有遮拦的屋山头静静地远眺,目送洁白的圆月西行。我被美传唤醒:想着嫩绿的石斛不几天就开花了,满园的树腰挂满鲜花,一串串,整片森林成了一个大花园,花竞相开放,热闹无比,姹紫嫣红,我的心沸腾,思绪如野马不断驰骋,无数的美梦如山泉涌出,美梦滋润着我,山泉滋养着石斛,一夜复一夜(图9—4)。

远方文友要来看我,心忐忑着等待相见,不知是激动还是惭愧。天没亮就起床,老天总是下着绵绵细雨,一点没有消停的意思,思念变成了熊熊火苗,肆无忌惮地舔食我的思绪。想到,独居山野,月光照土屋的日子,思念被我深深隐藏进了无尽的忙碌里,不免为突然的相见感动,唯有将爱的思念交给了伴随石斛一起生长的青山,交给了漫道长歌。

相见的寒暄竟是:“都这把年纪了,还骚了起吊兰花(图9—5)”。民以食为天,“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邻寨名慧的山姑过来帮我采石斛花招待远客,她的小蛮腰在风中玲珑摇摆,纤细的手指在花间飞舞,腼腆脸颊酷像含苞欲放的石斛花,似乎有意与风骚的石斛争奇斗艳。她家的寨名叫邦腊掌,是傣族译音,意为大象出没的地方,现在寨子已经没有傣族居住了。慧的一颦一笑、亦步亦趋、灵动多姿,酷似傣族,我更愿意承认她是傣族的后裔。客人把这种朴素画面一一定格成“美在自然”的照片。

我用乡民给我用于御寒的小锅酒,再泡了些石斛花,招待客人,吃起来更加滋润甘甜。开怀畅饮,“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一醉方休。没有熊掌鲍鱼,更没有八碗九碟,就近取材做了几碗野菜——大红菌炖鸡(鸡是石斛园里的虫草卫生员)、石斛花炖蛋、拌野芹菜、香菜小炒、嫩苦藤芽烧汤(石斛园边的绞股蓝尖)、生拌鱼腥菜根。我说:简简单单不成敬意。朋友笑了,说:野味佳肴,山珍家宴,无处可品。一个个吃得憨态百出。小雨绵绵不断,云雾像有意编织一场美丽的邂逅——人不留客天留客。酒到甜时话语多,有人劝我不应当独守孤山,过苦行僧一般的隐居生活。可谁知道,人在山中,田园的况图9—4 树腰挂满石斛花味,永远是一种不可或缺的充电。陶渊明“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田园。”就是我此时的写照。

日复一日,石斛风长,我与石斛两相忘。淡忘了那些红尘中不该忘记的人和事,只有春夏秋冬和花开花落最为珍贵地永存心田。当你可以真正舍弃与放下的时候,你就唤回了如“吊兰花”一样美丽的一方洁净田园。

人在高处,会向两个方向眺望,一端眺望无比辽远的世界,另一端望见无比深邃的内心。我想,石斛本是一株平凡的小草,本该生长在腐土俗地里,可是它不甘平庸,顺着树干向上爬,再受雾岚细雨的浸润,终于脱胎换骨成为高贵的仙草。

陪伴石斛生长,“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无情月长圆。”我感受到了在城市里未能感受的自然法道、四季轮回,春晨鸟欢悦、夏夜听蝉鸣、秋悲悼落叶、冬藏寻诗语。品读石斛是我做人的一次修炼。我坚信,山花野草都是有灵性的,我短暂地接近生长石斛的山水尚可通灵,千百年生于斯长于斯的石斛必定可以吸取天地精华,惠顾子民,普度众生。

秋天将至,听说,慧也要远嫁他乡了,石斛花成了她对故乡深切的、永远的寄托与思念。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我的石斛褪去了翠绿的嫩叶,一条条饱满丰腴,呈现出金黄,它将带着高山野水的霸气,饱含雨露雾气的恬静温润,走进千家万户,抚慰心灵,通络疗伤,供人品尝。我也将带着被春花秋月涤荡得宁静宽广的心灵,回归华美之后的凋敝,等待来年春暖花开,再来陪伴您——石斛。

阿 城 的 故 事

马新超

(一)

安顿好妻儿,阿城坐在窗前发呆。桌上,石斛花茶散发着清香。窗外是新建好的文化大院,路灯下,秋千椅在风中微微摆动着。

阿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闭着眼回味了好一阵。

“阿城走了狗屎运,娶了个大学生。”在石斛花茶的清香中,村里人常说的这句话浮现在脑海中,他下意识地朝里屋看了一眼,琳已经睡熟了。

琳是林业大学的高材生,毕业后,回到了阿城所在的小城工作。初识琳时,琳刚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阿城从城里乘车返回,琳就坐在他旁边。一路上,阿城注意到琳一会儿愁容满面地看着手中的通知书,一会儿紧闭着眼靠在座椅上,轻轻地叹出一口气。

“小姑娘,怎么小小年纪就这样心事重重?”阿城找着话题和琳聊天。

“没什么。”琳很敏感地答道。她打量了一下阿城,觉得他并没有恶意,便又说:“我接到了录取通知书,但家境不好,我想把机会留给弟弟,又觉得不甘心。”

“哦。”阿城轻轻应了一声,突然想到了自己。那时候,自己成绩优异,若不是家境贫寒,自己也该大学毕业了。想着,想着,不禁湿了眼眶。

阿城把头转向窗外,一只鹰在山头盘旋着。阿城觉得自己就像这只鹰一样,无依无靠。

母亲去世后,父亲再娶,随继母外出务工,从此杳无音讯。为了挣学费和零用钱,阿城常常独自一人进山里采摘石斛。

荆竹坪多原始森林,原始森林中多附生着石斛。阿城打小就喜欢爬树,一边爬一边在枝丫间搜寻着野生石斛。石斛花艳丽多姿,但在阿城的眼中,每一株石斛都将是一顿饭或一本作业本。

这样想过之后,阿城瞥了一眼旁边这个女孩,发现她脸白白的,嘴角上有两个细小的酒窝,忽隐忽现。眼睛很明亮,弯弯的眉毛又细又长。阿城想,若她笑起来一定很美。

(二)

阿城还是辍学了。

辍学后,阿城不得不和村子里的其他人一样按着节令埋头干自己的活。有空闲的时候,阿城总喜欢爬到树顶上眺望远方。他不明白远方有什么,更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狠心留下他奔向远方。

“阿城,你小时候爬树可厉害了,望天树上的石斛你都摘得到,和你爷爷一样。”奶奶年纪大了,很多事情已记不清楚,却总是重复着这句话。

望天树是荆竹坪人对高耸入云的大树的别称,荆竹坪的原始森林中到处生长着这种古树,尤以黄草梁最多,树上附生的石斛也最多。自从父亲随继母远走他乡后,爷爷就是靠着采摘望天树上石斛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那时候,爷爷身手矫健,是个爬树能手,而现在,早已化成了黄草梁的一抔泥土。

“奶奶,现在已经不进山采石斛了,在大棚里人工种植。”阿城凑到奶奶耳边说。

“不进山了?那黄草梁得有多少石斛呀。阿城,趁别人还没进山,你赶快去摘,明早就去,哦,不,现在就去”,奶奶显得有些兴奋。“你小时候爬树可厉害了,望天树上的石斛你都摘得到,和你爷爷一样。”奶奶说着又陷入沉思中,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要是你爷爷还在就好了。唉,这个短命的。”

阿城不知道该怎样接奶奶的话茬。想了想,说:“奶奶,今年的石斛长得可好了,都这么长了。”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等把石斛卖了,我想把房子拆了重新盖一盖。”听着阿城的话,奶奶又朝着黄草梁的方向看了一眼,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

(三)

阿城的房子并没有建起来,他把卖石斛的钱给了琳,让琳帮他完成上大学的心愿。一时间,村子里炸开了锅。

一天,村支书抄着手背、叼着烟斗到阿城的石斛棚,道:“阿城啊,不是叔说你,你不厚道呀。你放着村里人不接济,你接济外人做啥?难道是被迷了心窍?”说完狠命地抽了一口烟,接着说:“不过话又说回来,琳这孩子我也曾见过,人长得标致,笑起来像朵花一样,又是个大学生。阿城,眼光不错呀!”说完,脸上泛着诡异的笑。

阿城心里清楚,支书是在嘲笑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一夜,阿城辗转反侧,天蒙蒙亮时才勉强入眠。

“阿城,起床了,有客人来找你。”在奶奶的催促中,阿城才昏昏沉沉地起了床。

阿城看见,琳站在她母亲后面,怯生生的,像个新媳妇似的。

第一次看到琳,阿城注意到奶奶浑浊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眼睛突然明亮了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特别好看。她拉着琳的手,家长里短地问了一通,像是寻到了失散多年的孙女一般。

琳起初有些害羞,慢慢便熟识起来了,两个酒窝像两朵盛开的石斛花,认真,自然。

琳一家走后,奶奶拉着阿城的手,又家长里短地说了一通。从爷爷走后,奶奶很少像今天这样兴奋。

阿城把奶奶扶进里屋,换了套衣服又向石斛棚走去。经过山坳的时候,阿城注意到远山上盘旋着一只鹰,不知为什么,这一次,阿城竟觉得鹰很自由。他张开双臂,欢呼着奔跑起来,像一只鹰。


(四)

放下电话,阿城脑海中只剩下一株盛开的石斛花。

琳读林学专业,她告诉阿城,她正跟着导师做利用林下土地资源和林荫优势,发展林下种植、养殖等立体复合生产经营的生态农林业发展模式的科研课题。在外出考察时,她发现一些地方林下原生态栽培的石斛长势喜人,质量很好。于是,她第一时间将仿野生种植石斛的想法告诉了阿城,并透露说学校不久将到荆竹坪进行考察,并在技术和管理上给予支持。

阿城在望天树上采摘石斛时也曾有过类似的想法,那时候,每次在树丫间寻获石斛,阿城都会惊叹于石斛的生命力,也就是在这时,滋生了仿野生种植石斛的想法。他想,长在大棚里的石斛缺少风吹日晒,难以脱胎换骨成为仙草。

在黄草梁的半山上,阿城家有十多亩杂木林,无霜多雾的林间正适合石斛生长。阿城以20亩山林做抵押,贷了款在杂木林里仿野生种植石斛。村里人都说阿城疯了,关于琳的流言也开始传开来。一个常帮人家算命的邻居说琳命理不好,前世是个赌徒,下世是个公主,今世是在还前世的债。因欠债太多,她一个人还不了,所以拉着阿城跟她一起受苦。一向迷信的奶奶这次却不以为然,她凭“麻衣相”便知道琳是个旺夫的好姑娘。

(五)

石斛园建起来了,远远看去就是一片森林,但走进园内,仿若走进了一个奇幻的世界——一丛丛石斛苗用稻草绳、棕皮绑在树干上,一圈一圈的,却依然长出青青的叶,壮壮的茎秆。

听说阿城仿野生种植石斛,寨子里的人都觉得新鲜,时不时到阿城的石斛园转转。但看了一圈之后,都觉得丰收无望,便又说些宽人心的话离开,临走还不忘摘一株花藏在兜里回家泡茶喝。

12月的一天夜里,北风呼啸,荆竹林发出恐怖的声响,惹得村子里的狗狂吠不止。阿城躺在床上,满耳都是风刮过屋顶的呜呜声,劳累了一天的身体怎么也无法入眠。突然,耳畔传来冰雹打在瓦片上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像是要把瓦片打碎似的。后半夜,出奇地冷。阿城蒙头盖被都没能暖和起来。

“完了”阿城心想。“雪上加霜,什么都给冻坏了,我的石斛白种了。这是什么鬼天气呀,唉……”一瞬间,村里人关于琳的流言在脑海中复活,阿城只觉得后背发凉。

阿城一夜无眠。

天蒙蒙亮时,阿城爬起来披蓑戴笠往石斛园赶去。一路上,他看到的全是东倒西歪的草木和遍地的落叶,低洼的地方还堆积着厚厚一层冰雹,原野里白茫茫一片。阿城心头一紧,绝望漫上心头,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走进石斛园,阿城发现自家的石斛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几株石斛甚至开出了花来,经风沐雨后更加惹人喜爱。阿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黎明的曙光一点点弥散开来。

(六)

阿城的石斛卖了好价钱。

一时间,阿城成了村里的“名人”。一位老人摸着花白的胡须感叹道:“我一辈子上山采摘石斛,对深山老林了如指掌,我站在这座山头就知道对面哪棵树的枝丫上,或是哪座悬崖峭壁的崖缝里生长着石斛,却没想到将找来的石斛种到树上,哎,没进过学堂门害死人呀。”

人们纷纷回想起阿城打小就喜欢爬到树梢上向山外远眺,那时只当是阿城喜欢卖弄爬树本领,想不到这小子是在思考产业发展的路子。常帮人家算命的邻居也改了口,说琳和阿城的命理都不好,但一相遇之后便化解了,将来定将大富大贵。村里人看了看阿城的石斛园,想想琳是个大学生,觉得这话也有道理。

面对村里人的评论,阿城一如既往地将精力投入到仿野生石斛的种植里。半年后,人们惊奇地发现,阿城又扩种了好几亩石斛。后来,传闻阿城一次性赚了几十万元。

阿城并没有像村里人猜测的那样开起了轿车,依旧骑着那辆“豪爵牌”摩托车风里来雨里去,只是比以前更忙了。

一天,天蒙蒙亮,早起的人在朦胧中看见阿城骑着摩托车出了村。一个星期后,阿城回来了,一同到来的还有一辆轿车和一辆中巴车。怕生人的孩子躲在墙角看车上走下来一个个穿西装的人。

后来人们才得知,阿城是到琳的学校去了,这些人是琳请来的石斛研究方面的专家,专门研究仿野生石斛种植的。阿城再次成了村里的“名人”。

(七)

毕业后,琳到阿城所在小城的林业服务中心工作,阿城则将仿野生石斛种植基地扩建到了上百亩,村里很多的人都成了基地的员工。

一年后,一个集种植、研发、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城琳石斛专业合作社在荆竹坪成立,先后开发出了石斛花茶、鲜条、枫斗、石斛酒等系列产品,打造了一条从生产到终端的“一条龙”产业链。

“这专业合作社还真能带来财富,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呢?唉,读书时不该逃学去看猪的。”每一次村支书抄着手背,叼着烟斗从城琳石斛专业合作社前经过都会想到这么一句话。

“阿城这小子,眼光真不错!”坐在由城琳石斛专业合作社出资建成的文化大院里,支书的脸上没有了诡异的笑容,全是羡慕的目光。

去年初,文化程度初中没毕业的阿城将女大学生琳娶进了门,成了村里的一件大事。人们都说阿城因石斛起家,又因琳发家致富。婚后,阿城的梦里常出现一株盛开的石斛花。

(八)

夜越来越深了,阿城关了灯。窗外,秋千椅在路灯下微微摆动着。屋檐下,一株石斛正忘情地盛开着。

 
 
[ 委员会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委员会
点击排行